5hxd9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笔趣-第三百五十四章 主動受騙鑒賞-dwra8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看着对方的模样,陆远的心中不禁是一沉,显然又是打算再盘剥他们一次的。
“这位大哥,我们是来购买催化剂矿石的,不知道彭老大在不在,我们找他。”说着陆远再次悄悄的塞了一块黄金到了对方的手里。
对方颠了颠手里的黄金,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
“哦,买催化剂矿石的啊,行了,我这就去通报一下,你们在这等着不许乱跑。”
陆远赶紧的点了点头,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心里则是有些心疼自己的黄金。
等了一会儿之后,对方才冲着陆远摆了摆手。
“进去吧,彭老大在里面等着你们呢。”
陆远赶紧的跟着对方之后朝里面走去,终于到了一间装饰豪华的地方之后,陆远见到了一个身穿貂皮大衣,头发梳的油光锃亮的男子正坐在牌桌上跟其他几个人打着麻将。
“老大,人带到了,你看……”
彭老大眼皮都没有抬,随手甩出去一张麻将之后开口说道:“让他们等着。”
警卫赶紧点头哈腰的跑了出来,一脸严肃的对陆远几个人指着一旁的几张冷板凳说道:“坐在这等着,我们老大正在打牌呢,打完会叫你们进去。”
陆远几个人只能是坐在一旁的座位上进行等候,不过个个心里都是痛骂这帮家伙竟然这么摆谱。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里面才传了一阵欢迎声笑语,接着几个衣着豪华的男子搂着一群莺莺燕燕从里面走了出来,而另外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男子一脸笑意的将几个人给送出门外之后才冲着陆远几个喊了一声。
“曹山的人是吧?进来吧。”
陆远赶紧的站起身来,小珊几个人刚想跟着走,却被几名警卫给拦住了。
“只能进去一个人,不懂规矩是不是?”
陆远咬咬牙,回头看了看小珊等人之后给了他们一个安慰的眼神,便独自走到了里面。
彭老大就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双脚翘在一张红木茶几上,叼着香烟,两个女人在他的身旁揉着肩膀和腿。
“买催化剂矿石?”彭老大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陆远说道。
“是的,我是来买催化剂矿石的,不知道彭老大这边还有没有矿石。”
“开玩笑,老子就是开矿的,怎么可能没有催化剂矿石呢,不然的话我手下这几千个兄弟,你觉得怎么活得下去啊?”
陆远点点头应付了几句,接着开口问道:“那不知彭老大这边的催化剂矿石是怎么个卖法,我打算买一点回去应应急。”
“催化剂矿石现在还在开采,我手上暂时没有货,不过我可以给你保证,两天以后送到你手上,不过你得先付款才行。”
“这……还需要两天?可是我那边的兄弟可能都等不住了呀。”
“那就不是我的事的,总之你爱要不要。”
陆远眉头紧锁,沉思了片刻之后,有些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有催化剂矿石,但是这种问题他又不敢明确的问出来。
面前的这个彭老大显然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到时候给自己倒打一耙就不好了。
陆远咬咬牙开口说道:“要当然要,怎么能不要呢?那彭老大这边还有没有一些库存的呀?我好让兄弟们先带着回去。”
彭老大顿时一阵气急了,猛的站起身来指着陆远的鼻子骂道:“小混蛋,你特娘的难道听不出来老子的意思吗?我让你等,现在一个矿石都没有。”
陆远也搞不清楚对方为什么忽然一下子就发起火了,但是只能是按下心中的怒火。
彭老大的怒火消减一些之后,然后对身旁的一个男子喊道。
“你带他们几个去客房先休息两天,来过两天让他们来找我。”
旁边的助手赶紧的点了点头,然后独自一人出去去安排房间,接着彭老大紧紧的盯着陆远。
“你要买多少催化剂矿石?”
“这……当然是越多越好了,不知道彭老大这边能卖多少?”
“呵呵,你特娘的胃口还真不小啊,还越多越好,实话告诉你,这催化剂矿石,现在我并不以黄金来兑换。如果你要的话,一级矿石一头牛,一个二级矿是一头猪,三级矿是一头羊,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些东西你都带来了吗?”
陆远心头一冷,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啊,虽然说他以前没买过催化剂矿石,但是也听他们那些人说起过催化剂矿石的事情。
催化剂矿石获取不易,而且还需要提升其中的催化剂,但是也并达不到这么贵,原本一头猪大概能够换取到十颗到二十颗左右的一级矿石,到了现在对方竟然开口就给自己要一头牛一个矿石,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傻子一样给宰了。
“彭老大真会开玩笑,这东西涨价的速度还真的快呀。我之前听说好像一头猪可以换二十颗矿石,怎么现在一下子涨得这么离谱?”
“你爱要不要吧,反正就是这个价大灾都来了,你觉得物价能不涨吗?”
陆远咬咬牙,他并不想当这个冤大头,但是为了验证催化剂矿石,他也只能是忍下心头的怒火,于是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买六颗催化剂矿石,两个一级,两个两级,两个三级,不知道彭老大这边意向如何?”
对方眼神翻了翻,心中乱笑一声。“行叭,那就六颗,不过我得先见到货。”
“当然,当然,东西我都放在山那边儿了,要想去的话得翻山过去,毕竟这山头真的是不太好走啊。”
彭老大点了点头,然后交代了几声之后,让几个人带着陆远去取。
出了门之后,小珊和其他几个人见到陆远出来,赶紧的围了上去询问情况,陆远也只能是苦笑的一番,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他们。
“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现在究竟有没有催化解矿石,而且他们手里的催化剂矿石到底还存不存在,但是为了验证情况只能是一步一步的来了。”
“我先带他们几个去外面兑换的物品,你们在这儿等我回来,等两天以后他们就会把催化剂矿石拿出来,到时候能不能用咱们就彻底揭晓了。”
几个人点了点头,小珊还想跟着陆远一块出去,却被陆远给按在原地了。
“等我回来,韩姐,你们帮着照顾好小珊,谢谢了。”
“放心吧,陆远,你也好保护好自己,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小珊的。”
陆远点点头,挥手便离开了。
出了隧道以后,跟着陆远的十几个人这都是像没出过门一样,看到外面的场景也都是纷纷一愣。
“卧槽,外面都成这个情况了?咱们之前的坑洞都被在碎石给堵上了。”
“是啊,这天还真的冷啊,刚一出门有点不适应了,赶紧走吧,别耽误时间,早去早回。”
“小子别耍花样,要是没有那些东西,你也就不用回去了。”
陆远眼神冰冷,没有理会对方,而是自顾自的朝山顶上爬了过去。
越往山上爬,风就越大,由于没有树木的遮盖,风刮在身上有种刺骨的感觉,很快陆远就和众人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下面的人拼命的喊着让陆远慢一点,但是陆远却手脚不停的依然往上爬。
“你特娘的混蛋,跑这么快干什么?老子都跟不上你了,快给老子停下。”
下面的人拼命的叫骂着,但是陆远却依然不理会他们,速度更快的朝山上爬去,像是一只灵猴一样来回的穿梭。
到了一处避风口处,陆远终于是停下了脚步,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些食物补充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水在嘴唇间润了润。
爆宠医妃之病王太腹黑 香雪宠儿
虽然此刻就在不远处有一座巨大的冰川,这座冰川是由水构成的,但是它所带来的却并不是水,而是干燥。
狂暴的风吹着把人体身上最后一点点水分全部都给带走,如果一个人暴露在这个环境上太久的话,肯定会被抽吹成肉干。
过了十多分钟之后,下面的人才终于赶上来,见到陆远正一脸惬意的等着他们,一个个都是没好气的骂着,但是却又不敢对陆远做什么。
“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休息,接下来我们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
几个人喘着粗气,纷纷摆手。
“你特娘的怎么这么好的体力,老子可跟不上你了,再歇半小时。”
陆远并没有理会对方,而是依然蹲在石头后面,欣赏着远处冰川的美景,这个看起来无比巨大的冰川是那么的威严,但是它所带来的却是死亡的信号。
山风忽然停了一会儿,陆远赶紧站起身来说了一句:“五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上路吧。”
说完,陆远再次站起身子朝前方爬去,其他几个刚刚还没喘匀气的警卫见到陆远已经往山上跑,立刻气的是跳脚骂着,但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跟在陆远的身后不停的朝前跑着,山路崎岖,到处都是碎石,结构十分的不稳定,有时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踩到滚石上面连人带的石头一起滚了下去。
身后的几个人当中,其中有一个试图加快脚步追上陆远,但却一不小心踩在了一块碎石堆上,脚下一滑,跟着碎石堆一起朝下翻滚下去,在他滑落的过程当中不停的发出的惨叫声音,上面的人一个个想要将他给拦着,却毫无办法。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路滑到了山底,最后脑袋摔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落了个脑瓜崩裂,当场死亡的下场。
看到自己的队友死掉了一个,几个人都是对陆远痛恨不已。
“混蛋,你特娘的再往前跑这么快,老子就开枪了。”
下面的人怒目圆瞪,用枪指着陆远,而陆远则是脸上挂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我这是担心我的猪牛羊跑了,你们要是不想快的话也行,到时候猪牛羊要丢了的话,你们可要负责。”
几个人还想说什么,但见到陆远此刻一脸焦急的模样,以为他真的是要去抓牛羊,只能是暗骂,然后跟在陆远的身后。
翻过的山头,陆远意念一动,立刻在次元空间弄出了几只猪牛羊,而它们的脖子上都是拴着一条绳索绑在一块巨石上,而好不容易顶着剧烈的风冲过来的那几个人,看到这些种牛羊之后,顿时愣住了。
“你……你竟然真的有。”
陆远翻了个白眼:“当然,如果你们不打算帮个忙的话,那就赶紧回去吧。”
几个人见到陆远拽着缰绳朝上走,一个个也都伸过手来过来帮忙,毕竟这些猪牛羊可够他们吃上一阵的,虽然说落到他们自己口里的肯定不会很多,但是能够捞点下水啥的也是心满意足。
牵着两头牛,两头羊和两头猪,慢慢的翻过了山峰,又重新回到了隧道里,看着陆远带回的这些东西。
小珊和韩文几个人都是一脸诧异,他们搞不明白陆远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猪牛羊,但是却都没有多问。
带着猪牛羊回到了山洞里,彭老大舔舔嘴角,眼神当中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神色,接着又恢复了正常。
“行啊,小子胆子挺大,这种天都敢带着猪牛羊往外跑,行,你的胆量我服,这样再等一天,明天我把矿石交到你手上,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走了。”
“那就多谢彭老大了,我们静候佳音。”
一天的时间等待的很漫长,他们所住的客房距离角斗场并不太远,每天在这些人声嘶力竭的呐喊当中,陆远他们已经有些麻木了,在这一天当中,他们见识过了太多的死亡。
除了那些在角斗场上死掉的失败者以外,还有一些赌输了的赌客们,他们倾家荡产,他们妻离子散,他们失去了身上最后一样东西,甚至连尊严都没有了。
就这样,他们像行尸走肉一样,没有吃的没有喝的,然后直直的跳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井当中,直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那是他临死之前发出了最后一个声响。
一天后,彭老大果然信守承诺,将一个箱子交到了陆远的手中。
“东西都在这儿,自己带回去看看,我们这边只管给矿石,不承诺任何的保障,希望你能明白。”
陆远接过矿石的时候,顿时就感觉对方把自己给骗了。
但是这次的受骗是他主动参与的,并不有什么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