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eku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374 熱脹冷縮與包皮相伴-2t326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将前来围剿的二百名金兵一网打尽,一个不漏,宗舒很是满意。
金兵再来个几百人也不怕,因为李少言和奚族人对山林立体化作战方式已经有了经验。
这次作战,只用了一箭。
如果在空中,奚族人万箭齐发,将会是什么结果?
想到这里,宗舒马上交待李少言,尽快扩大空中走廊,可以形成丁字形、环形、长方形,彼此连通。
比如,多加几个环形空中走廊,只要诱敌至此,空中万箭齐发,毫无死角,金人避无可避。
空中走廊要区分诱敌区和歼敌区。
簡 瓔 小說
与地面的陷阱、障碍相配合,让立体作战网络成为金人的绞肉机,让汗乌拉山成为金人的伤心地。
俘虏来的金人,第二天就上岗了,任务是挖石炭和铁矿。
这样一来,奚族人就腾出了不少人,参与山地立体作战网络的修复与拓展。
正当奚人激情高涨、等待金人进攻的时候,大家忽然发现:金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不应该是金人的作风和特点!
不知不觉折了二百名金人,其中还有一名是从对辽战场上回来的将领。
金国人肯定知道了,也派出了两小股人员前来探查。
但之后就没有任何兵力调动的迹象。
金人难道就这么算了?
是不是辽国的战场上出现了逆转?
萧小小和“大宋自愿军”把金军揍得找不到北?
完颜萍是不是已经离开了临潢府,去了大青山?
那么,是不是可以混入临潢府北城,把被俘的天祚帝给干掉?
不管金人如何,自己算是占了便宜,那就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静下心来的宗舒,开始和米花、米咕噜探讨起技术来了。
王妃 又 下 毒 了
宗舒了解奚族,就是从造车开始的。
奚人善造车,而且善于在山上行走,山地车,太厉害了。
造车是奚族人的拿手本事,凭着这个与其他部落作交易,当他们被迫进山的时候,把造车的设备和材料也都一并带上了。
看到奚人造车作坊里的车,宗舒的眼珠子瞪大了。
这车,比例实在是太不协调了。
车轮子比车身子还高!
经米花一解释,宗舒这才明白,奚族人,真是想得出来!
山林的路狭,所以车身小。遇到不好走的路段,轮子大,不容易被卡住。
遇到小的沟沟坎坎,一下子就过去了。
米咕噜骄傲地说,奚族人的车,最难的也是外人难以模仿的,就是车轮的制作技术。
奚人制作的车轮,比其他部落包括大宋都要好,使用寿命是平常车轮的两到三倍。
主要原因是车轮的毂、辐、牙三个部分,奚人能够做到最完美的结合。
就拿毂这部分来说,在选材的时候就得记下向阳面与向阴面。
向阳面的木材纹理较密而木质坚硬,背阳面的木材纹理较疏而木质柔软,因此要用火烘烤背阳的一面,而使木质变得与向阳面一样硬。
毂即使用坏了木材也不会缩耗而致使裹在上面的部分鼓起。
米咕噜说他们以前,曾试图在车轮上套上铁皮圈,但效果不好,铁皮圈总会掉下来。
如果能套上铁皮圈,车轮就不会磨损了。
为车轮套上铁皮,这就相当于给马钉上铁掌。
宗舒看了看他们的铁皮圈,量了量车轮,说道:“这个好办,拿上这些,去找曹一手。”
米咕噜、李少言以及吴非、牛皋等人也都跟着去了。
来到曹一手的打铁铺,宗舒让把铁皮圈放到火炉里加热。
同时让几个奚人烧一盆水,水烧开后,宗舒让把木车轮在水里过一下。
等到铁皮圈烧得通红之时,宗舒让曹一手和几个奚人将铁皮圈套到车轮上。
顿时,车轮表面的冰马上化成了水汽上升。
曹一手和奚人一手拿钳,一手拿锤子,将铁皮圈彻底与车轮贴合。
贴合之后,马上往铁皮圈上浇水。
米咕噜拿过包过铁皮的车轮,在地上滚了滚,连连赞叹。
他多次在铁匠铺让人包过车轮,但每一次,再怎么敲打,也有松的地方。
这个加了铁皮的车轮,铁与木轮贴得如此完美,简直是严丝合缝。
米花和其他几个奚人也过来看了看,他们对造车也是行家里手,一摸就知道,这铁皮与木轮已形成了一体。
怎么做到的?米咕噜拿车轮仔细研究起来。
跟过来的人,只有李少言和曹一手隐约明白其中的道理。
宗舒轻轻咳嗽了一声,曹宗申马上搬过来一把椅子,他知道这是少爷要讲话授课的信号。
“各位,你们知道热胀冷缩,这个物理现象吗?”
热胀冷缩?
李少言知道宗舒的风格,一般是“启发式”教学,而不是填鸭式、背诵式的教学方式。
热胀冷缩?对了,一定是那样!
“宗师,”李少言在这种场合也习惯了这样叫:“我知道,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会热情高涨,如果不喜欢一个人,就会无精打采……”
“打住,打住,”宗舒连忙阻止这个话痨:“你说的是生理现象。与今天的课题无关。”
吴非上前一步道:“宗师,您一定是借这个现象来启发我们,要我们保持胜不骄、败不馁的心态。热时,不要膨胀。冷时,不要畏缩……”
宗舒听得耳目一新,吴非的分析和解读,别具一格!
“不错,吴不是,所言极是!我就是这个意思。打了胜仗,就把尾巴翘上天。打了败仗,一定会树倒猢狲散。所以,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透过本质看精神!”
宗舒表扬着吴非,却见李少言有些落寞,口风一转:“当然,李少言所讲,也并非全无道理。世间,万事万物都是普遍联系的。”
嫁给鬼夫羞羞哒
宗舒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过包过铁皮的车轮说:
“将木轮过水,让其结冰,这叫冷缩,同时也可以防止木头被红铁烧焦。”
“让铁皮炉烧,让其高温,这叫热胀。在此时,可以套到木轮上,砸实贴紧,之后,用水泼,让其降温。”
“这样一来,铁皮就紧紧地包在木轮之上。包皮与热胀冷缩,就是这么个关系。”
宗舒解释完,米花和米咕噜都明白了,他们在生活中有时也注意到这些现象,只是他们没有总结出来。
更没有把这些现象应用到实际生活中去。
不愧是神使!米咕噜看向宗舒时,感到他不仅仅是神使,还有可能是他的祖先米信,派过来帮助奚人度过难关的灵使!
曹宗申看着奚族人的震惊,有些不以为然:这些,对于少爷来讲,不就是小儿科吗?
看这些奚族人,真没见过世面。如果他们见到冰块烧木头、玻璃做彩虹,不知道该惊成什么样子。
曹宗申早就忘了当初在校场看宗舒与林灵素斗法的情景,那时他比这些奚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宗师,金人,有动静了!”
派出的前哨报告了一个消息,宗舒马上站起来,从曹宗申手里拿过了“双筒望远镜”,观察临潢府城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