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pfu精华都市小說 逢春討論-第278章 不願鑒賞-gz5z9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成国公夫人比成国公淡定多了:“冯尚书是什么意思?”
成国公咧嘴笑:“还能是什么意思,死鸭子嘴硬呗。坚决不同意还能被我拉着坐下吃了一根鸡翅膀才走?”
成国公夫人嘴角一抽:“国公爷挺会分析的。”
一恋成痴:江少的百变前妻 心如飞絮
“那是,毕竟是孙儿的终身大事。”
成国公夫人斜睨着他:“国公爷忘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了?”
成国公老脸一热,摆手道:“过去的事怎么还提呢?”
成国公夫人冷笑。
“总之先派冰人去提亲,一次不成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三次,多提几次铁定成。”
一般来说,像国公府、尚书府这样的人家想与某户人家结亲,都是悄悄问过对方的意思。
对方若是不愿就算了,避免外人知道了说三道四。对方愿意,才是请媒人上门提亲。
可这个不成文的规矩放在两府不合适。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两府一直因为去年春日的事较劲儿,悄悄去问,好脸面的冯尚书肯定不同意。
这门亲事,需要男方拿出足够的诚意来。
成国公夫人看得明白,对成国公的提议没有意见。
可她很快想到了儿媳方氏。
“国公爷,方氏那里还是要说一声。”
首富 楊 飛
去年春日冯大姑娘回来的时候,儿媳去了尚书府,回来后脸色铁青,看样子对冯大姑娘印象一般。
黑白阴阳
这门亲事,儿媳恐怕不会满意。
听了成国公夫人的想法,成国公不以为意:“你和儿媳说一声就是了。倘若她真不满意,你就好好劝劝。”
成国公夫人拧眉:“要是劝了还想不通呢?”
成国公笑笑:“那等孙媳妇娶进门,相处久了或许就想通了。”
成国公夫人扯了扯嘴角。
国公爷还真想得开,看样子儿媳妇愿不愿意无所谓,反正亲事要结。
“那我叫她来说说吧。再怎么说她也是玄儿的母亲,儿子的亲事总不能等定了才叫她知道。”
“行,夫人安排就是。”
成国公一走,成国公夫人就打发丫鬟请了世子夫人方氏过来。
从陆墨出事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曾经气质端方的美貌夫人单薄成一道剪影,脸色苍白,下颏尖瘦,生出几分刻薄之相。
成国公一见方氏,下意识就想叹气。
她理解方氏的心情,可一直把自己困在失去儿子的噩梦中而漠视另一个儿子,只会越来越糟。
“老夫人叫儿媳来有什么事?”方氏坐下后问道。
她已经有些日子没见成国公夫人了。
一年多来陆陆续续病着,成国公夫人早免了方氏请安。
成国公夫人端着茶杯,斟酌着措辞:“玄儿已经十七了,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和你公公商量着给他物色了一门亲事。”
方氏明显愣了一下:“亲事?”
“是啊,今年都过了大半了,就算把亲事顺利定下,等成亲也要到明年,那时玄儿就十八了,所以我和你公公觉得没必要再拖了。”
方氏垂下眼帘,微颤的睫羽遮去眸中情绪,轻声问道:“不知老夫人看中的是哪家姑娘?”
成国公夫人笑道:“礼部尚书府的大姑娘。”
“礼部尚书府?”方氏猛然抬眼,一脸错愕,“冯大姑娘?”
“就是那孩子。”成国公夫人抿嘴笑。
首席老公:前妻请回家 猫仨
技校精英混社会
若是八面玲珑的儿媳,一见婆母这态度就不说什么了,成国公夫人也是用满意的笑容来暗示,尽量避免谈僵。
但负年华不负卿
可方氏早已把八面玲珑丢到了失去次子的那个春日里。
她近乎歇斯底里喊道:“我不同意!”
成国公夫人收了笑,没有吭声。
方氏激动道:“老夫人忘了吗,冯大姑娘传出过与墨儿私奔的流言,她怎么能嫁给玄儿?这让世人怎么想!”
成国公夫人等方氏说完,淡淡道:“你也说了,那是流言,冯大姑娘与墨儿没有半点关系。至于世人,咱家娶了孙媳有了孩子又不跟世人姓,咱们满意就够了。”
掠欢七日:霸道总裁下堂妻
世人还想上天呢,能行吗?
流言是能伤人,可见惯了风一样一阵接一阵刮过的流言,单单因为流言放弃最好的选择,不是傻吗?
当然,对于国公府来说冯大姑娘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玄儿喜欢。
门当户对,两情相悦,那冯大姑娘对玄儿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
作为祖母,她希望孙儿拥有最好的。
方氏不为所动:“儿媳不满意。冯大姑娘失踪过,谁知道经历了什么,回来后还被薛家退了亲。难道国公府还比不过大理寺卿府,要捡他家不要的?”
听了这话,成国公夫人皱眉:“方氏,不要忘了你世子夫人的身份,这话有些过了。”
这般刻薄的话传出去,难道就光彩了?
一个过于苛刻的婆婆,真正疼女儿的人家可会望而却步。
“儿媳说的都是事实。”方氏一字字道。
失踪,被退亲,有一条是她编造的吗?
“何况儿媳见过冯大姑娘,真真是伶牙俐齿,一看就是不服管束的。”
“怎么个伶牙俐齿?”成国公夫人问。
方氏毫不客气把当时去尚书府的情形说了,冷冷道:“出了那样的事不但不觉羞愧,还拿话刺我,这样的儿媳我可不敢要。”
想到那个女孩子,她就满心不喜,而想到那个女孩子要成为她的儿媳,就更是厌恶了。
成国公夫人听了这段过往,反而眼睛一亮。
一个小姑娘面对私奔流言,亲事被退的绝境,不但没被击垮,还能不卑不亢,并在后来摆脱困境得了长公主青睐,这不正是国公府需要的长孙媳吗?
这可比遇到事情只会哭哭啼啼的强多了。
“有韧性的女孩子作为媳妇,对咱们府上有好处。”成国公夫人提点儿媳。
方氏用力握拳,只觉老夫人不可思议。
莫非姓冯的丫头施了邪术,怎么就沾上国公府甩不脱了?
成国公夫人耐着性子劝了好一阵,还是说不通,只好道:“这是国公爷的意思,你也知道,真的到了大事上还是国公爷做主。”
枯荣镇 行安
方氏苍白着脸咬了咬牙,颤声道:“既然这样,那就听公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