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複仇記》-第三百六十一章 替嫁閲讀

穿越之黑蓮花複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複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她也没有跟我说过有事要出去啊。”
花言回忆着昨晚和姜音的谈话,可是也就是平常的一些家常,根本就没有说过特别的事情。
而且姜音每次要出去的时候都会给他们留下口信,就算再晚也会留个书信给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像今日这样还是第一次。
谢澄看着花言的眼神冒着火星,他一直以为就算是他不在姜音的身边,花言他们也能保护好姜音的安全。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複仇記-第三百六十一章 替嫁相伴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複仇記 txt-第三百六十一章 替嫁分享
可现在这么大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不见了,他都不知道花言到底是怎么照顾人的。
这一刻他无比的痛恨自己,如果他从刚一开始就坚持留在姜音的身边,就算是他要打要骂,只要陪在她的身边,那她的安全就能多一丝保障。
明明从很早之前,姜音的身上就不断的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他应该早就警觉的,可是他们都还是疏忽。
“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去找啊。”谢澄这个时候的手都在发抖。
花言也自知理亏,没有反驳谢澄的话,他推开谢澄,然后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此刻两个人都在想着,如果不是谢澄突然过来要坚持找姜音,他可能不会知道姜音失踪。
外面大街上因为公主出嫁的消息,根本围得水泄不通,花言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这样连走路都是问题,更别说是找人。
此刻公主的花轿里他不远,他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看着花轿的方向,突然旁边的人撞了他一下,让他踉跄的向前面扑了一步,他晃了几下站稳身,刚抬起头的刹那,他神色一凝。
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人群中的人。
他认真看了几眼,发现这个人是原本应该待在花轿之中的薛越欣。
花言看看薛越欣又看看花轿,脑海不断闪烁着,终于把事情完整拼凑起来。
薛越欣此时挤在人群中,看着花轿要走出城门了,心中越来越激动。
只要马车离开都城,到时候就一切尘埃落定,就算以后对方发现了个人根本不是公主,那也不关她的事。
只要她在这段时间好好藏起来不会被其他人发现,这件事就不会有人知道。
“我们先走吧。”薛越欣身边跟了一个丫头,她看着这么多的人心中有些着急,她也是为数不多知道薛越欣的计划的人。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複仇記 ptt-第三百六十一章 替嫁看書
“急什么?再看一会。”薛越欣根本就听不进去她的话,想到终于可以把姜音送走了,而且也解决了**烦,她心里忍不住想尖叫。
“这要是被人看到你了怎么办?”丫头语气里带着委屈。
明明丞相大人都让他们在这段时间里藏起来不要露面,可是这公主却非得要来街上看花轿出城。
现在只能祈祷着周围的人不会发现到他们,不然的话这个计划真的就是功亏一篑了。
“怎么可能会被别人发现,而且这么多人呢。”薛越欣不耐烦的摆摆手,说着她还瞪了一眼那小丫头。
周围全部都是人,但是想在人群中找到她那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所以她才不担心自己会不会暴露呢。
小丫头听到薛越欣的话只能闭紧嘴巴,她小心翼翼环视这周围的环境,担心碰到熟人。
现在想想她当时在薛越欣要出来的时候,就应该准备好面纱,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可她们这个时候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其实他们已经被人发现了。
薛越欣没有以往招摇的装扮,她身穿着朴素的衣裙,头上插了一根木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农妇。
可就算是这样花言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人就是薛越欣。
他心中不由的在想她不是今天要出嫁齐国么,怎么会出现在人群中,那花轿里的人又会是谁?
联想到姜音突然失踪的消息,顿时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轿子里的人有可能就是姜音。
此时谢澄也赶了过来,他没有看到薛越欣的身影,只是看到花言这个时候还盯着出嫁的花轿,心中顿时怒了起来。
“你还不找人,在这里看什么热闹?”他都急得呼吸不顺畅,可这个人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闲看。
到底有没有把姜音放在心上?
花言看到谢澄也跟了过来,他把自己刚才看到的说了出来。
引人入胜的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複仇記討論-第三百六十一章 替嫁
“我刚才看到了薛越欣。”花言急忙忙说道。
谢澄瞪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反而心中怒气更甚,“看到她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我是在人群中看到她的,根本不在花轿中。”花言说话呼吸都不稳了,“如果她没有在花轿中,那你说花轿里的新娘又会是谁?”
“你说什么?”谢澄大惊。
他这个时候也才想到花言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想法和花言一模一样。
不怪他会想到姜音会在花轿里,因为姜音失踪的时间和公主出嫁的时间太过吻合。
而且薛越欣不是作为新娘子坐在花轿中,那这花轿中的人真是不言而喻。
谢澄也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呼吸一滞,那双鹰眸看像花轿,轿子中风平浪静,也没有传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两个人此刻的想法都是想要过去一看究竟,可是周围的人根本就太多了,他们也根本就挤不过去。
姜音迷糊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身边颠簸的厉害,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红,她不耐烦地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了起来。
姜音回忆着发生的一切,可她的记忆只停留在她回房间休息的那一刻,再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姜音想来也察觉到了不对,为何她刚一回到房间没过多久就觉得发困,当时自己没有多想,可现在想来这应该是有人预谋。
她连大声喊叫都做不到,嘴巴都被堵住,她想挣扎坐起身来都办不到。
花言眼看着花轿就要出城门,这个时候他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抡起剑,把栓着花轿的马脖子上的绳给割断。
马匹被花言的动作给惊得发出了一声嘶叫,周围的人看到这突然的变故,全部吓得都乱跑起来,整个大街上乱糟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