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915章:挑選對手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听到杀死一名鞑靼士兵便可赚取三百枚银币,尽管只有六成甚至三成归自己所有,但也足够高的了。
在欧陆几乎没有一家雇主能开出如此之高的悬赏,东方世界果然无比神奇,用遍地是黄金来形容并不过分。
范·德·威廉斯上尉、哈肯·迈尔上尉、维克托·加齐上尉听了明国太子的开价,互相对视了一下,都看到也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915章:挑選對手相伴
这买卖一定要干!
尽管还不清楚鞑靼士兵的战斗力究竟如何,但只要杀死十个敌人,少说也能赚到近千枚银币。
为东印度公司拼杀五六年,都不见得赚到这么多钱,相比之下,自己之前几乎等于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你可以任选武器装备,本宫遣人去提一名鞑靼俘虏,一会儿便到,很快你们就可以切磋一下。你赢了,这袋子银币都归你。否则……”
“我不会输!”
汉斯·布鲁克斩钉截铁地回应着,他就是来赚钱的,赚不到钱的话,岂不是白来了?
为了酒肉,为了女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赚钱!
“自信是好事,但在战场上要用实力说话,这里暂时就是你的战场,本宫拭目以待你的表现!”
某太子相信雇佣兵的战斗力并不比任何正规军差,尤其是在本时代,很多军队的管理方式相对于后世并不规范。
这就意味着驱动士兵作战可以采用最原始的方式——钱!
人本来就是物质动物,士兵更是如此。
大部分当兵除了混口饭吃之外,就是为了赚钱!
有了钱,就有了作战的动力。
反之,那就跟很多明军部队差不多了。
“你吃过饭了吗?”
“早饭吃过了!”
“要是觉得又饿了,可以去吃些,在你的对手抵达这里之前,你可以随意吃喝休息!”
“多谢殿下!”
某太子便让郑芝龙领着这四个人,在杨进朝的陪同下,去附近的一处偏房用餐。
不用给这些人专门做饭,时间也来不及,就是昨晚剩的饭菜,加上糕点,喝点热水即可。
但对于四名雇佣兵来说,这简直就是他们吃过最为美味的食物了,味道真是超乎想象。
要是有点酒就更好了,只是很快汉斯?布鲁克就要进行一次格斗较量,不便饮酒。
倒不是说布鲁克酒量不行,而是在未获胜之前,实在不好意思向明帝国的太子讨酒喝。
蛮夷!
蛮夷啊!
杨进朝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四名狼吞虎咽的红夷,心里对此万分的鄙夷。
若不是小主人要使唤这等红夷,哪怕用剩菜来喂狗都不会给其享用。
“爱卿送本宫三百多如此精锐之佣兵,本宫亦要回礼才是!”
“此乃臣份内之事,万不敢奢求他物!”
郑芝龙献上这些红夷兵,就当是给太子爷的新年礼物了,根本没指望得到回礼,更不敢主动去要。
“本宫早就给爱卿准备好了,爱卿率部攻打东番,劳苦功高,而且往后还要攻打吕宋,人马消耗非同一般。此礼算是本宫给爱卿的一支人马,爱卿尽可使唤其作战。”
“这……”
“无他,之前京城防御战,王师俘获东虏披甲兵五千有余,刨去重伤残疾,及先后伤死与病死的,尚有四千。此等皆为跟随虏酋皇太鸡征战多年之兵,倒是骁勇善战,不过本宫亦不想将其放虎归山。将领、校尉、士兵、编制都是现成的,等运抵福建,再行武装这些东虏。东虏不会水,若是投入登岛作战,便只能倚仗战舰补给。爱卿严加看管,该部倒是可以有些作为。具体如何使用,本宫不便干涉,皆由爱卿指挥。这些人算是奴隶,往后爱卿便是其主人了,生杀大权,皆归爱卿掌握。”
回辽东?
做梦去吧!
尔等就算热死在菲律宾,老子都不会让尔等回去了!
“臣叩谢殿下圣恩,定为殿下收复东番!”
郑芝龙当然知道东虏披甲兵的战斗力,海战不如自己所部人马,但陆战可是相当的厉害。
有了这四千人,往后再与红夷交战,就可以派其为自己冲锋陷阵了。
“好了,无须如此!”
“殿下,若是奴隶,则当须买卖,臣愿出资一百万两,将这四千奴隶悉数买下!”
太子爷说是回礼,这等于郑芝龙欠了天大的人情。
照一只东虏二百两银子的行情,四千人也价值八十万两银子。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将领与校尉,算上这部分的话,标价一百万两,半点都不为过。
“爱卿的好意本宫心领了,只是本宫也没想卖给爱卿,仅仅当作回礼而已!”
“殿下万万不可如此,臣深知此前抗击东虏攻城耗费极大,臣无以为报,只能尽此绵薄之力,还望殿下成全!”
“这个嘛……”
“臣还有一桩心事!”
“爱卿但说无妨!”
“臣斗胆请殿下帮臣训练五千精锐陆师官兵!”
郑芝龙本来是想看到那千余嫡系人马再说练兵之事,但转念一想,还得另找机会来提,莫不如就此请示更为方便。
“这倒不难,爱卿大可放心。这样吧,作为爱卿忠心的回报,本宫再赏爱卿一万盒舒爽特效药,不能白拿爱卿的银子。”
凡士林就是石油副产品,只要延长油田不被摧毁,那制造凡士林的原材料就可以被源源不断生产出来,之后运抵京城。
自从某太子下令大规模开发延长油田,这地方就反超了渭河平原,成了陕茜的头号赋税来源地。
某太子去年以帝国石油公司的名义,向油田采购了二十万桶石油,价值一百万两银子。
预计今年随着新式油灯的大规模销售和出口,以及军事方面的应用,采购量将会翻倍。
从陕茜向京城运油有两条路,一条是过山陕之间的界河黄河,经山西去北直隶。
另外一条则是顺流而下,经河南,直抵山东,再进入运河,抵达京城。
但是在黄河断流的情况下,水运就行不通了,都得通过陆路运输。
黄河断流也并不全是坏事,起码能够趁此机会在河面宽度较窄的地方假设索道。
两便竖起铁塔,中间链接钢缆,两座为一对,两对为一组。
这样西高东低的一对,可将石油从陕茜滑过河,送到山西地界上。
反之则可将运回来的空桶,不经过船运,便从山西送到陕西重新装油。
这项工程对拉拢两地经济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故而在陕茜巡抚左懋第与山西巡抚蔡懋德的联手推动下,只用了两个月就建成了十组索道。
在天气较好地情况下,每组索道可向对岸输送一千次以上,每次一桶,十组便是一万次,甚至超过船运规模。
待油田产能逐步提升之后,索道的作用才会被真正展现出来。
故而随着大量石油被运抵京城,某太子现在随手便可拿出上万盒舒爽用来打赏郑芝龙。
一万盒也就是一万斤舒爽的成本只有不到五千两银子,这打赏真是太划算了。
“多谢殿下赏赐,臣感激不尽!”
光是这批特效药,便价值一百万两银子之巨,这就等于自己白得了四千东虏披甲兵。
回头还能把药卖出去,郑芝龙真是太高兴了,跟太子爷做生意果然有利可图。
一万盒舒爽,说赏便赏了,太子爷出手阔绰,让郑芝龙大感畅快无比。
“无需如此客套,爱卿为大明收复失地,本宫自然不能让爱卿亏本,更不能让爱卿感到寒心啊!在东番作战受伤之人,皆可送到京城救治,所用药物,由本宫全额支应,爱卿仅需为其支付床位费与伙食费即可。”
目前郑芝龙是某太子最为倚仗的合作伙伴,因为荷兰人从事海上贸易赚取的银子,不会分给自己,而郑芝龙兜里的钱,某太子有办法掏出来。
舒爽的产量很大,但某太子也没有降价出售的意思,作战的伤兵可以享受免费试用的待遇,土豪想买,那就必须掏出真金白银才行。
全世界独一份的药,凭啥降价???
老子就用这玩意卡死你们!
“臣待受伤将士,多谢殿下厚恩!”
较于名义云集的京城,福建本地的医师能力实在有限,很多伤员即便用上舒爽这种特效药,也只能保全性命,落下残疾实属无奈之举。
郑芝龙便采纳了郑芝莞的建议,将在本地医不了的伤兵悉数送往京城这边,待伤愈之后再行返回老家。
“天气寒冷之后,磺胺产量升高,此番本宫再赏爱卿一百斤此药,外加二十瓶真灵!”
真算是对大客户的返点了,别人绝对没这个待遇,连听的资格都没有。
舒爽每盒售价二百两银子,磺胺高达五百两。
真灵,也就是青霉素,只少量销售过,而且必须临床使用,不许私自储存!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明末黑太子 ptt-第915章:挑選對手熱推
要么无偿送给郑芝龙使用,要么在陆军医院救治重伤员。
普通人想买?
那先拿一万两银子再说!
你觉得自己的命值一万两银子,那你就申请。
反之,大可以听天由命,没人拦着你去死!
“多谢殿下赐药,实乃所部将士之甚幸!”
这下郑芝龙算是心满意足了,这么多特效药,其总价远远超过了一百万两银子,粗略一算,自己便赚到了。
适才出价买下这些东虏真乃明智之举,往后若有类似之事,还要如此照办。
按照售价计算,这三款药总价高达二百二十五万两银子。
成本当然连五万两都没有,但这会儿算的不是成本,而是销售和使用价值。
郑芝龙自然能参考其规模猜出其中的利润,可没有相关技术,是绝对造不出特效药的。
给他讲一遍,再发图纸,这位镇海伯都弄不明白,比如直接赏些成品就行了。
用一百万两银子,买了二百多万两银子的特效药,辅以四千辫子兵,不是超划算么?
“若此些药物能够挽救受伤将士们之性命,本宫甚感欣慰。进朝,将桌子上的左轮短铳拿过来!”
“是!”
“爱卿,此为大内最新研制的防身武器,采用后膛装弹方式,无须使用明火,装弹之后,扣动扳机即可打出铳弹,一连六发,异常方便。”
“多谢殿下赏赐!”
郑芝龙看到此等火器的奇特外形,还在犹疑,不知道威力如何,但听过了太子爷的介绍之后,顿感此物之厉害。
拿到手里把玩,便看到了其中的精妙之处,做工极佳,机关甚巧,可谓鬼斧神工之作,郑芝龙立刻便喜欢上了。
“具体如何使用,成功业已学会,待爱卿明白之后,便可与成功比试一番枪法了。”
由于在京城作战得力,功劳颇大,某太子已经赏给郑成功与郑省英每人一支左轮。
但也有前提条件,第一,何时何地都不能把枪丢了。第二,不准对明人开火。
俩个小子自然是满口答应,并且随身携带,当成一种褒奖,斜挎在腰间,没事便四处炫耀。
“是是是!殿下英明,臣定不负圣恩!”
郑芝龙是仔细端详过儿子那把枪的,但由于是太子爷的赐物,自己也不好霸占,只能择时讨一支罢了,如今算是随了心愿了。
“殿下,臣将东虏带来了!”
“好!有劳爱卿将荷兰佣兵请来!”
“是!”
方正化带来三名东虏士兵,身高到不算高,最高的也就一米七,另外两人都在一六五左右,但长得却是极为的强壮,要不然也无法披甲作战。
“可会说明语?”
“……”
“跟他们说,杀死红夷,则可被释放,给其战马、粮食、路条,能安然返回辽东!”
“是!”
等翻译说过之后,三名东虏士兵都从眼睛里流露出了求生的渴望。
“一个对一个,没吃饭的可以先吃饭,本宫不会让其饿着肚子厮杀!”
这就算是上路饭,没给他们佣兵那么好的待遇,每人一块点心、一碗热粥、二两熟肉。
“汉斯,你有挑选敌人的资格!”
“好的,殿下,我选那个最高的!”
“好,去选武器和防具吧!”
吃饱喝足的汉斯·布鲁克看了看矮小的敌人,便挑了一把钉锤、一面小盾和一套锁字甲上衣。
被选中的东虏根据方正化的介绍,也不是善类,算是东虏最为精锐的巴牙喇,战斗力非同小可。
这名巴牙喇穿上了己方标配的棉甲,又挑了一把极为锋利的腰刀作为杀敌武器。
院子面积很大,周遭都是内厂的高手和负责押送俘虏的东厂藩子。
加上有左轮防身,对面又没暗器,某太子根本不怕这些辫子会行刺自己。
这会儿在军机处的次辅吴甡、礼部尚书冯铨、兵部尚书王家彦等人接到电话通知,也都过来看热闹,即便是过年,军机处也得有值班的大臣。
他们都知晓太子已遣西方术士返回欧陆去招募雇佣兵,但红夷雇佣兵战力几何,尚且存疑,耳闻不如目睹,还要眼见为实才行。
“哼哼!”
“殿下为何发笑?”
“这叫汉斯的家伙是个高手!”
“哦?臣不知殿下如何发现?”
“在西方,擅用钉锤之人皆为高手!别看这名东虏穿了棉甲,可防护全身。钉锤便是通过钝击破甲之武器,被锤上之后,表面看不出来,实则会负内伤。轻则皮肉肿痛,重则骨断脏裂。”
就这一米九的大块头,用钉锤锤你一下,有几个人扛得住啊?
别说步战格斗,就算辫子骑马迎战,对方用大号钉锤都能给你从马上锤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