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qpa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踏星 起點-第兩千四百九十章 一個遊戲鑒賞-bzzpb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这三个字令天上宗崩裂,令血祖沦为普通人,令不少人身死。
当这三个字说出,元圣的表情始终那么平静,带着傲然,他身后那两个年轻人同样如此,看陆隐目光充满了调楷。
他们并非祖境,但面对祖境却没有丝毫惧意。
他们看这方时空充满了优越感。
陆隐忽然平静下来了,这三个字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解释,没必要废话,没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言词,就三个字,只有这三个字而已。
“前辈,您此来是商讨应对永恒族战局的吧,还请到我寒仙宗一坐,我们会召集各方商讨”,白仙儿说道,挡在了元圣与陆隐中间,挡住了陆隐的视线。
元圣看着白仙儿,“不用去了,够资格商讨战局的都在这,唯有祖境才有资格听”,他目光扫过白望远,王凡他们,奇怪,“夏神机呢?”。
夏溱回道,“失踪了”。
元圣看向夏溱,“为何失踪?”。
夏溱看向陆隐。
元圣顺着她目光看去,再次看到了陆隐。
溫室玫瑰 雙子清漩
陆隐淡淡开口,“我把他放逐去平行时空了”。
元圣深深看着他,“那就由你负责把他找回来”。
陆隐背着双手,“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我做事,如果不是你身边那几条狗挡着,今天,你回不去”。
“陆小玄,放肆”,白望远怒斥,他们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骂。
白仙儿脸色也沉了下来,“陆大哥,逞口舌之利没有意义”。
陆隐道,“那就让开,看我是不是逞口舌之利”。
元圣摇头,不在意笑了,“杀我可以,却不是在这,陆家子,你既不是逞口舌之利,便与我一同去主空间,在那里,我给你一个公平对决的机会”。
“前辈,让我先与他对决吧,用不着您出马”,元圣后面,那个身穿淡金色长袍的年轻人开口了,第一次开口,蔑视陆隐。
靈山
陆隐抬手,指着那个身穿淡金色长袍的年轻人,勾了勾手,“一招,宰了你”。
年轻人神色一变,目光冰冷,带着寒笑,“多久没人跟我这么嚣张了,陆家的人果然狂妄,好,今日”,元圣抬手,挥了挥。
淡金色长袍年轻人不甘,“前辈,让我去吧,替您教训这个陆家子”。
元圣看着陆隐,“这方时空不适合我们出手,陆家子,夏神机,你必须找回来,否则等待你的将是比陆家放逐跟凄惨的下场,放逐陆家已经是大天尊法外开恩,留给了他们一线生机,而你屡次出言不逊,结局比整个陆家更惨”。
“大天尊就是你们那片时空的主宰?”,禅老问道。
元圣道,“是我们所有人的恩师,你等若有一日得天缘见到大天尊,须切记,行跪拜之礼,否则大天尊降怒,不是你等可以承担的”。
这话不仅是说给禅老听,也是说给在场所有人听。
白望远与王凡对视,神色平静,显然不是第一次听这种话了。
夏溱挑眉,“跪拜之礼?”。
元圣看着她,“身为祖境,让你等跪拜确实无法接受,但,当你们见到大天尊的一刻,自己就能感受到,那是足以让世间一切生灵跪拜的主宰,无论境界还是功德,大天尊足以承受所有人跪拜,若非大天尊,人类早已被永恒族改造,成为怪物,你们的始祖做不到,死在了永恒族手下,大天尊承担起了一切,还不值得跪拜吗?”。
夏溱刚要反驳,白仙儿声音出现,“前辈,您此次来也是大天尊授意?”。
元圣点点头,“当初你等偶然间困住不死神,七神天救援,就连唯一真神都出手过,那不是你等可以抵挡的力量,大天尊拖住了唯一真神,六方会战场也将所有七神天拖走,因此,你们这方时空才可以驱逐永恒族,如今六方会战场压力剧增,永恒族原本放在你们这方时空的力量出现在了其他战场,你们也要出手了…”。
陆隐很平静的听着,现如今说什么都没意义,他只想了解六方会,了解主空间,了解那位大天尊。
元圣说了很多,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这方时空打开通过永恒族战场的路,为六方会分担压力。
白望远他们自然不愿,好不容易赶走永恒族,凭什么还要主动接引战争。
但元圣带来的是大天尊的意思,这就由不得他们拒绝了。
“你们,不会拒绝吧”,元圣看向白望远他们。
白望远为难,“陆疯子去了主空间,刘岳因为涉嫌勾结永恒族被杀,夏神机被放逐,我们这方时空的力量下降了很多,而且之前唯一真神出手打裂了母树,导致无限动力阵法崩溃,如果现在面临永恒族,我们可能支撑不住”。
元圣不满,“你们这方空间虽然衰弱了很多,但祖境却不少,若非如此,大天尊也不会想到你们,既然提出,就不是让你们找死”。
“永恒族大部分力量由六方会牵制,你们只需对付部分力量即可”。
陆隐与禅老对视,这种局面让他们想到了之前对付不死神的时候,他主动打开坠星海分担永恒族的力量,如果是那样,从整体人类战局考虑不算错。
但六方会真是这么考虑的?
陆隐盯着元圣,看着他说话的神态,眼中的傲气,还有他身后那两个年轻人,目光带着若有若无的敌意,没那么简单。
以自己这方时空的力量怎么可能不够资格加入六方会,三君主时空都是六方会之一,自己这方时空绝对超越三君主时空,既然这样,却依旧不是六方会,被排挤在外,代表以主空间为首的六方会对始空间存在其他想法。
真按照主空间的意思做,很容易被动,一旦六方会将永恒族大部分力量扔来这里,他们将求救无门。
陆隐能想到,白望远他们自然也能想到,谁也不想找死。
“元圣前辈,替六方会分担压力的方式有很多,可否容我们考虑一下,放心,一定会出手,面对永恒族这个宿敌,没人可以置身事外”,白仙儿恭敬道。
元圣听了她的话,脸色好看一些,“知道就好,没人可以置身事外,当初我等帮你们分担了压力,并未找你们要过任何资源,做人要懂得感恩”。
说完,他看向陆隐,“陆家子,找回夏神机,夏神机拜见过大天尊,大天尊还是比较欣赏他的,如果大天尊知道你放逐了夏神机,轻易足以抹杀你,不要惹怒大天尊”,说完,撕裂虚空,临走前再度回望,“大天尊茶会临近,如果你能献上那头坐骑,或许能弥补陆家的罪”。
陆隐始终平静,无论前面元圣说什么都好像没听到一样。
哪怕最后一句话,他同样平静,平静的可怕。
唯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越是这样的陆隐,才越可怕。
眼看元圣就要离去,陆隐开口了,“我们玩个游戏吧”。
极品全才天王 深秋的苹果
嬌妻在下:國民老公好悶騷 錦書
所有人茫然,游戏?
元圣好笑,“什么游戏?”。
陆隐道,“游戏的名称叫–猫捉老鼠”,他眼中泛起无尽寒意,“你不敢在这里与我定生死,这些家伙保你,你可以躲,但无论你躲到哪我都会抓到,然后”,说到这里,他指着天上宗,指着血祖的方向,“抓到你,跪在那”。
奧術乾坤 老墨成妖
元圣看着陆隐,忽然发出狂笑,好似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他身后那两个年轻人同样大笑,嘲讽的看着陆隐。
灭仙弑神 元非清
笑二之天外獵人
鸿蒙道
“好,我就陪你玩这个游戏,让你看看谁是猫,谁是老鼠”,说完,转身离去。
其他人都未插言,直到元圣离去都没有在这件事上多说,天上宗的遭遇还有元圣此来的目的让他们不安。
至于陆隐说的游戏,他们无一人觉得是玩笑,元圣太不了解此子了,他们没有义务提醒元圣,这是他们的事。
白望远收回看向陆隐的目光,“六方会让我们接引永恒族参战,如果他们算计我们,将大部分永恒族扔来我们这方时空,局面不会比之前更好”。
夏溱道,“为什么要听他们的?”。
青春如詩:大學畢業那兩年 水榭
白望远皱眉,这方时空真正了解主空间的人不多,包括祖境,唯有了解,才知道可怕,哪怕他们是九山八海又如何,主空间可是拥有堪比当初天上宗的力量,那位大天尊也是与始祖相当的存在,一根手指足以灭掉他们所有人。
没有接触主空间倒也罢了,一旦接触,便身不由己,何况他们不仅仅是接触,还借助主空间对付过陆家,与主空间早已无法分割。
“此事未必是大天尊的意思”,王凡忽然道。
白望远目光一闪,“你的意思是,元圣自己的意思?”。
王凡道,“大天尊超然物外,除了对付唯一真神,其余爱好就是品茶,对整体战局很少插手,而且如果是大天尊的意思,元圣何必试探天上宗”,说着,他看向陆隐,“你们不会真相信元圣的话吧,仅仅因为看不惯便试探天上宗”。
陆隐看向他,“那是因为什么?”。
王凡摇头,“我不知道,但猜测或许是在试探我们这方时空的力量,以此算计着什么”。
禅老道,“有一点我很奇怪,既然元圣可以在天上宗旁打通前往永恒族的道路,为什么永恒族要强攻背面战场?何不直接在星空打开道路?”。
白望远道,“陆小玄打开永恒国度平行时空的通道可以长久存在?”。
陆隐懂了,打开平行时空的通道很短暂,无法让永恒族源源不绝的过来。
“永恒族有他们的办法让尸王源源不绝出现,但那东西很脆弱,祖境可以破坏,一旦进来很容易被摧毁,那种东西不是无限的,否则当初尸神也不会从主宰界战场抽身去保护,还有,时空坐标也没那么容易确定,尤其我们这种时空的坐标”,白望远道。
王凡接口,“虽然没有证实,但在我们猜测中,越是庞大的时空,想要定位坐标越是困难,永恒国度那种小空间坐标很容易,但想定位我们这方时空,即便永恒族也没那么容易,否则我们这方时空早就被坐标撕裂的千疮百孔”。
“六方会也不可能一直是秘密,即便六方会也未必全部有我们这方时空的坐标”。